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琳琅雨的博客

风是你,雨是你,风雨琳琅都是你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剪岁月负韶光——观《理发师)  

2011-08-07 14:51:46|  分类: 娱乐心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干干净净地来到人世,自然也希望能干干净净、利利索索地离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【原创】一剪岁月负韶光——观《理发师) - 行者萧湘 - 行者萧湘的博客

 

岁月是个并不高明的理发师,它剪尽繁华,褪去春光,把陆平生、宋嘉仪、瑞棉的人生修理得千疮百孔,污渍斑斑,也许结局是平静的完美,却还是叫人留下遗憾。看完李晨和王丽坤主演的连续剧《理发师》,我只能这么想。

开篇有一句男主人公陆平生的画外音:“人人都看不起理发师,可是人人都需要他。”套用这个“理发体”,我想说的是:人人都害怕岁月的无情流逝,可是人人都被岁月所左右。在岁月的利剪面前,无论好坏美丑,都得接受从外到内的洗涤和漂染,当一场戏落幕的时候,灵魂干不干净只有用心去感受了。

陆平生和宋嘉仪是想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守护他们乱世之中的爱情的。可惜了,那段岁月叫“乱世”,想要干净是不可能了。其实就算不是乱世,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是干干净净活到老了?能够守住道德的底线就已经不错了,抑或身染泥淖心向良善也就不错了。

大上海的小理发师,来自安徽桐城的地主小姐,颇有小资情调的一对,再配上简易理发箱里传出的大上海流行的唱片,就更小资了。而在那个时代,浪漫的小资情调是要付出代价的。所以,他们别想悠闲地穿越岁月之海毫无创伤地抵达彼岸桃源。陆平生因为怜悯选择兑现对师傅的承诺:娶了瑞棉。可是他身在曹营心在汉,等于以另一种方式背叛了承诺:因为他无法给瑞棉一个完整的家、一颗完整的心。平生的巧手可以令理发的顾客满意,却无法抹去瑞棉内心的创伤,只会在那伤口上撒盐,他其实可以不娶瑞棉,只需要让瑞棉缓缓气。以世俗的眼光看,他没法干干净净。《谢雨的大学》里,李晨只是饰演一个命运悲惨的抗越英雄,一个有些戏份但还稚嫩的配角,这次应该过足了主角瘾了吧。虽然没有男色时代油头粉面的偶像气质,但凭着人气和机缘,再有一些磨炼,成为戏骨未尝不可。

也许编剧觉得这样的安排更能制造矛盾冲突,但以我的价值观看来,宋嘉仪其实算不得“嘉仪”,就算做不成陆平生的伴侣,也可以选择不做小军阀的夫人,自然就不会沦为姨太太,等到瑞棉觉悟,她还是有机会的,何必急着送羊入虎口呢?何况还新婚之夜跑去越轨当小三,在人前毫不忌讳地表露二人的坚贞不渝的感情,那就更没法干净了。当然,这样的混乱关系可能比较符合当今时代的特色吧,当本分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市场,自然就没有吸引观众的价值了。在王丽坤的眉目间找到些林青霞的冷傲知性,可惜了,饰演这样一个不讨巧的角色。《盛女的全盛时代》里的小白领也许更适合她。

瑞棉曾经执着地想要陆宋二人干干净净的,但因为战争她自己已经被“不干净”了,所以在绝望之际她只能躲在角落里依靠一个哑巴来疗伤,然后撤退到可以令她平衡的地带。这是聪明的选择,也是无奈的选择。岁月的剪刀剪去了她的奢望,然后给了她平静。这一场了断,干净却不利索,所以她要征得陆平生的同意才会无愧地进入她最终选定的角色。

还有一个重要人物,他比谁都希望陆平生和宋嘉仪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,戏看完了,我把他的名字也忘了。因为他充当了岁月的刽子手,妄想占有不该占有的东西,用权势和金钱来征服人心,是他和那个时代制造了陆平生和宋嘉仪的悲剧前半生。而到头来,除了那个甘心被征服的原配愿意跟随他逃离大陆,还会有谁呢?他严密看管的嘉仪跑掉了,他别有用心欺骗的瑞棉跑掉了。幸好,他不是猴子,否则就是孤家寡人了。这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吧。猴子掰棒子掰一个丢一个,他则是顺他者留不顺他者强留。

结局处,陆平生经过人民中国的改造从监狱里出来了,回到等待在小镇理发店的嘉仪身边,他们终于可以厮守在一起了。陆平生理发的手艺还在,宋嘉仪的梦想还在,而青春韶华早已褪色,他们都成了平静的木头人。不过,岁月的剪刀会饶了他们吗?我相信,当岁月的风暴来临,又一次人的“运动”会再次光临这对不幸的人儿。所以,他们的故事没有结局,他们想利利索索过日子可能不行,他们残存的青春和热情还会被消耗。真是一剪岁月负韶光啊!

另:向来没有挑刺的习惯,对于剧中的穿帮情节常常是忽略不计的,反正就是一场戏呗,人家逢场拍戏我逢场看戏就行了,也就乐呵乐呵感伤感伤,犯不着太认真。可是人的毛病是改不了的,想要干净利索的劣根性时不时就冒出来了:从文艺的角度来看,陆平生的手提理发箱转动的唱片里不时传出“旧社会”大上海的“靡靡之音”,营造了一种特定的时代气氛,怀旧而温暖。不过从当时大陆的现实来看,不管是在改造“旧势力”代表“人民专政”的监狱还是在人民公社掌权的安徽小镇理发馆,应该是只允许“唱红歌”的吧?那时可没这么开放这么自由!这显然是来自香港的导演缺乏生活积累所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